薇雨陌

只是一个不知名的人啊

胡霍衍生 薄靳言×袁浩 (非本人写)

〆诗情謌意ゾRicky:


    当袁浩失踪到第八天的时候,薄靳言收到了一盒录像带,谢晗寄来的,说这东西方便反复观看和保留。
    
    
    在这八天里薄靳言都是依靠着营养液过活,他不肯吃也不肯喝更不休也不眠。第一天傅子遇跟他说,也许袁浩只是有急事在忙,他回答对方:袁浩从来不会挂我的电话。第二天罗一洋带着袁浩爸爸做的饭来找他告诉他,哥 你不能倒 不然除了你咱家就真的没有其他人能,他直接打断了对方:袁浩从不会让我饿肚子超过五分钟,至今为止的最高纪录是三分十五秒,他不来我什么都不会吃。
    
    到了第三天第四天的时候,他已经听不进看不见任何话语和事物了。毫无线索的情况下,他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要把这个世界翻个底朝天的计划上。谁都拦不住,谁也管不了,直到这盒录像带的出现。
    
    
    不知是何地何处的一间小屋子里只有正中间是亮着的,那里摆放着一个红色的沙发,有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上面像是睡着了一般。
    
    Hi,Simon,替我向Allen问声好。告诉他,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只可惜我用尽了各种手段,你就是不肯放他出来跟我见上一面。这种相思之苦,Simon你还真是不伤己身,就不入己心啊。没有办法,我就只好把这位请来让你也着急着急心疼心疼喽。
    
    谢晗缓缓地从沙发后面走出,手里拿着一个针筒,“你的男人你最了解,他有多么的优秀也无须我说。我专门查过他的资料,干净如白纸无暇如美玉,能成为你薄靳言心中的太阳确实合情合理。但正是这样的一个人,你说...他要是沾染上了毒品,成了一个瘾君子...会不会很有趣?”
    
    “不!不要!不要.....”,虽然知道和录像中的人对话没有丝毫用处,但是当薄靳言看着谢晗将针头刺入进袁浩的血管里时,他根本无法再保持得住平日里的沉着和冷静,“不!求你...我求你!!只要你别...不!!”。
    
    
    纪录的影像不会因为他还没有把话说完而停止,针筒内的东西全部被推进完毕也不过是花费了短暂的数秒而已。
    
    “你真的不应该来招惹我,更不该塑造出Allen来妄图制衡我。你自以为是的去拯救了那些该死之人,可是他们之中的哪一个现在又能来拯救你呢?你能救出成千上万个愚蠢又卑微的垃圾杂碎,却唯独救不了这个带你走出深渊,让你看见光芒的人。这种滋味,煎熬吗?好受吗?”。
    
    “你个王八蛋,我杀了你!!!”
    
    “下次再见,失败者。无论是Simon还是Allen,你都输给了我。自诩为天才的人果然不能和真正的智者相提并论,你永远都只能追在我的身后看着我的背影,而我却能把你玩弄于股掌之间。现在我折断了你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你是不是只能灰头土脸的与这个世界告别了呢?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只有最初的这盒录像带,薄靳言也许还可以只恨只怒谢晗一人。但随着每日都会寄来的后续,他怨愤仇视的却反而是他自己了。
    
    
    清醒过来后的袁浩拒绝继续吸食毒品,这世界上比戒毒还要痛苦难忍的事情本就可以说是寥寥可数,更何况此时此刻的他更是孤身一人完全没有任何器械或是药物能帮助他来控制自己。
    
    看着袁浩的毒瘾发作,谢晗故意将毒品放在了离他不远处的地上,已经足够强大的意志却也抵不过身体自发而然的本能。
    
    为了阻止自己他砸烂了屋子里所有可见的瓷器,双脚踩在碎片之上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那些流出来的鲜血好像全都灌注到了眼睛里。
    
    是不是咬烂了手指就可以阻止伸出去的双手?十指连心果然要更疼过于脚下的伤,虽然口中已和双眼一样猩红,但是被牙齿划开刮掉的皮肉总算为他暂时遏制住了体内叫嚣着要去寻找快乐自甘堕落的恶魔。
    
    只是随着时钟指针的转动,这个恶魔觉醒的速度要远远超过于普通凡人自律的极限。袁浩知道清醒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才是最不利的事,爬向离自己最近的一道墙狠狠把头撞在上面,额头上流出的血液进入眼里后再擦过嘴角,滑过喉咙再滴落在地。
    
    为何连血都要流干了,他却还是没有昏迷过去?与痛苦煎熬的嘶吼声相比,那些抠进墙皮里断裂的指甲声连蚊音都不如。袁浩绝望的靠在角落里艰难的呼吸喘气,看着墙上的一道道血痕他的脑子里只有生不如死四个字。
    
    
    死?对,他还有一条路可以走。只要他死了所有的痛苦就都可以消失,他再也不用被如此的折磨,不用向宁愿去死也不愿屈服的毒品低头,不用.....
    
    “不不不,我不能死。否则,有个傻瓜会伤心的。没有什么是比让他伤心难过更为混账的事,没有!”
    
    
    像是抽空了全身的力气才好不容易转向到墙壁,袁浩突然庆幸还好他刚才打断的是自己的左手,这让他还能用右手写写字。
    
    ---靳言,只有两个字却好像写了万年之久。只有两个字却能让这个名字的主人心碎窒息。
    
    
    如果没有遇到袁浩,薄靳言相信自己的心可以比这世间最刀枪不入的盾牌还要攻无不克。
    
    但是当他的心不再属于自己,而是被一个人捧在手里呵护珍惜了太久太久之后,便再也回不到曾经了。
    
    
    
    失踪超过两周以上的人,被害的可能性超过百分之九十以上。这曾是说过最为自信的语录之一,如今却是他最怕成真的一个魔咒。
    
    
    袁浩不在身边的第十四天,薄靳言收到了第七盒录像带,也是内容最短的一盒,全长都不到一分钟东西。
    
    可就是这盒东西,让傅子遇和罗一洋两个人联手,都差点制不住已经虚脱到快要昏厥垮掉了的薄靳言。
    
    
    “谢晗,为什么不冲我来!你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来没有人敢想象,堂堂薄大神也会有落泪的一天。也没有人曾见到过,薄大神会这般撕心裂肺的咆哮过。
    
    
    电视上的画面在播放完毕后停留在了最后一幕,被拍摄的是一块墙面,也是袁浩被困这些天以来求生的信仰。
    
    隐忍过的每一天里,袁浩都会在这面墙上写下一个“靳言”,他一共写了六个“靳言”,一个比一个难以辨识。
    
    到了第七天,他实在是没有力量再完整的写出,他觉得是这世界上最好看最动听的那个名字了。
    
    
    这一天,他只能用画的去代表他的心意。一个可能很多人都看不出来是什么,却能让他的猫先生看到后半疯发狂的简笔画。
    
    
    在那六个“靳言”的旁边,孤单单画着的,一个小猫耳,没有,没有小老鼠陪伴的小猫耳。

评论

热度(47)

  1. 薇雨陌〆诗情謌意ゾRick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