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雨陌

只是一个不知名的人啊

【胡霍/知乎体】有没有那样一首歌,感觉自己要听一辈子?

七十二疑冢:

◎胡霍rps
◎水表在外,拒收快递,没有外卖,是糖
◎凌晨下了暴雨,睡不着
◎序言是给我一首歌的时间,正文中心是至少还有你,敲字bgm是青春不散_(:D)∠)_


『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把故事听到最后才说再见』


【知乎体】有没有那样一首歌,感觉自己要听一辈子?


古月哥欠


当然是国歌。


除此之外,还有一首。


昨天晚上我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很吵,却回响着熟悉的旋律,我听清了,是林忆莲的『至少还有你』。
打来电话的是他,他正在林忆莲的演唱会现场,这是演唱会的最后一首歌。
电话里依旧很吵,世界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还没有遇到他,正为了买一瓶可乐穿过五月的街道,远远听见音像店在放这首歌,就把本来用来买可乐的钱和没想用来买可乐的钱都拿来买了那张专辑。
后来手机支持MP3格式文件了,我存的第一首歌也是它,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翻出来听,一边听一边在脑海中浮现很多张脸,有父母,有亲人,也有朋友,但是没有让我“恨不得一夜之间白头”的人。


我遇到他,是在六年之后。
那时已经换过无数手机,一成不变的是还会把这首歌存进去。
我与他渐渐熟络,亲密,一有时间就形影不离,后来我去他家,抱着他家的猫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觉得无聊,就腾出手勾住他的肩膀,让他唱歌给我听。
他思考了片刻,开始清唱这首歌。
我听他唱到“怕时间太快”,听他唱到“怕时间太慢”,隐隐感觉到自己找到了愿意“永不分离”的人。
等他唱完,我说,你也喜欢这首歌吗?
他点点头。
我说,那太好了,以后我想听就让你唱给我就可以了。
那时候我以为,不论手机怎么换,他都会在我身边。


我跟他告白,交往,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然后一路滚到床上去。
期间聚少离多,想听歌还是要打开手机,但是“恨不得一夜之间白头”的人终于出现,我在梦里都能笑出声。


后来在杂志采访里被问到择偶标准,我笑着指着脖子说:这里要有颗痣。
在那之后我见到他,就搂着他的脖子对他唱:你颈上的痣,我总记得在哪里。
他怕痒,却不躲开,他笑着勾住我的肩膀,让我们更贴近。


一首歌的旋律,可以深深地刻在脑海里,但是要听懂歌词,可能要需要很长时间。
我想我终于可以听懂那句“我们好不容易,我们身不由己”了。


他昨天去听了林忆莲的演唱会,和他的女朋友一起。
他在最后一首歌的时候打电话给我,让我听live,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我听到现场的合唱,欢呼,有人大笑,有人喜极而泣,而他不置一词。
直到歌词唱到最后一段,我才听到他开口。
他在跟着旋律唱歌,他在唱:也许全世界我都可以忘记,只是不愿意失去你的消息。
他还唱:我颈上的痣,你总记得在哪里。
然后他挂断了电话。


我将手机从耳边拿开,世界恢复了声音,客厅的电视里传出主持人的笑声,阳台上的五只猫在相互呼唤,没关好的水龙头滴出一滴水。
我听到我的心跳。


我们有太多好不容易,有太多身不由己。
但是,至少还有彼此可以珍惜。


我有一首要听一辈子的歌,还要一个要陪一辈子的人。

评论

热度(68)

  1. 薇雨陌七十二疑冢 转载了此文字